<output id="55tr5"></output>

        <form id="55tr5"></form>

            <form id="55tr5"></form>
            <form id="55tr5"></form>

            <form id="55tr5"><nobr id="55tr5"></nobr></form>

            <address id="55tr5"></address>

              民商事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民商事實務中心 > 借貸糾紛 > 經典案例 > 

              重慶潤利羊絨針織制品有限公司與裴承勇重慶市云陽縣銘雨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時間:2018-06-19 14:52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渝02民終148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重慶潤利羊絨針織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云陽縣。
              法定代表人:馬容,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薛剛,重慶競立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重慶市云陽縣銘雨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云陽縣。
              法定代表人:雷育鳴,系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敏,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裴承勇,男,1975年4月7日出生,漢族,住重慶市云陽縣。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馬容,女,1965年1月5日出生,漢族,住重慶市永川區。
              上訴人重慶潤利羊絨針織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利公司)與被上訴人重慶市云陽縣銘雨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銘雨公司)、裴承勇、馬容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重慶市云陽縣人民法院(2017)渝0235民初144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年6月13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潤利公司上訴請求:撤銷原判,改判返還的借款本金為124.38萬元。事實與理由:原審認定欠借款本金150萬元錯誤,實際只欠124.38萬元本金。
              銘雨公司答辯稱,潤利公司借款后未歸還本金,尚欠本金150萬元屬實。
              馬容答辯同意潤利公司的上訴意見。
              裴承勇二審未出庭,也沒提交書面答辯意見。
              銘雨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潤利公司償還借款本金150萬元;2.判令潤利公司支付從2016年8月26日起至實際履行完畢借款本金償還義務止的利息及違約金(截止本案起訴之日利息及違約金,合計人民幣20萬元);3.判令裴承勇、馬容對上述1、2項承擔連帶清償責任;4.判令銘雨公司對潤利公司所有的電腦設備享有優先受償權;5.三被告承擔訴訟費、保全費。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5年6月26日銘雨公司(甲方)與潤利公司(乙方)簽訂《借款合同》,約定乙方向甲方借款150萬元,借款期限2個月,合同期內月利率1.8%,按月支付利息;乙方未按合同約定期限歸還貸款本金的,從貸款到期之日起每逾期一日按未還貸款的貸款利率的20%支付違約金。
              2015年6月25日,裴承勇、馬容分別與銘雨公司簽訂《保證合同》,約定裴承勇、馬容對潤利公司與銘雨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項下借款本金及其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及訴訟費、律師費、仲裁費、財產保全費、執行費等,承擔連帶保證責任;保證期間為主合同約定的債務人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兩年。
              2015年6月25日,潤利公司與銘雨公司簽訂《抵(質)押合同》,以其所有的設備電腦橫機(40臺,價值700萬元)作為抵押物,擔保與銘雨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項下借款本金、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及訴訟費、差旅費、律師費、仲裁費、財產保全費、執行費等,并辦理了動產抵押登記。
              上述合同訂立后,銘雨公司于2015年6月26日向潤利公司的賬戶內轉賬150萬元。后潤利公司支付了2016年8月25日前的借款利息,余欠借款本金150萬元及2016年8月25日后的利息未償付。
              一審法院認為,合法的借貸關系受法律保護。本案中雙方簽訂了《借款合同》,約定了借款金額、借款利率及違約責任等內容,且潤利公司已實際收到了借款150萬元,因此,借貸關系成立并生效,潤利公司應當按照約定及時償還借款并支付利息,故對銘雨公司主張潤利公司償還借款并支付利息的請求予以支持。銘雨公司與潤利公司約定的違約責任即:“乙方未按合同約定期限歸還貸款本金的,從貸款到期之日起每逾期一日按未還貸款的貸款利率的20%支付違約金?!爆F銘雨公司自愿以未償還貸款數額按月利率2%計算違約金,其利息加違約金未超過年利率24%,未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故對銘雨公司主張潤利公司按月利率2%計算支付利息及違約金的請求予以支持。裴承勇、馬容自愿為上述借款及利息、違約金等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故銘雨公司請求裴承勇、馬容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符合法律規定。潤利公司與銘雨公司簽訂動產抵押合同,自愿將公司所有的設備電腦橫機40臺作為本案借款的抵押,并辦理了抵押登記,潤利公司應當按約承擔抵押擔保責任,銘雨公司有權就抵押物經處置價款優先受償。
              綜上所述,對銘雨公司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三條第二款,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規定,判決:一、潤利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償還銘雨公司借款本金150萬元;二、潤利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銘雨公司的借款利息及違約金(利息和違約金從2016年8月26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借款150萬元為基數按月利率2%計算);三、裴承勇、馬容對上述一、二項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四、若潤利羊公司逾期不能償付上述一、二項款項,銘雨公司有權對潤利公司抵押的設備電腦橫機40臺經處置所得的價款優先受償。案件受理費10050元,保全費5000元,均由潤利公司、裴承勇、馬容負擔。
              二審中,潤利公司提交了其還款的銀行明細,證明其已支付銘雨公司64.05萬元,而按雙方約定,潤利公司承擔利息后多支付了25.62萬元應沖抵本金。
              銘雨公司質證認為,銀行明細不是新證據,僅有一筆是打給銘雨公司的,另外是打給吳春梅、黃香蓉、豐迪咨詢等,用途是勞務費、咨詢費,與本案無關;潤利公司在2016年8月19日作出還款承諾,明確欠本金150萬元。
              銘雨公司二審未提交新證據材料。
              經二審審理,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另查明,2015年6月19日,銘雨公司給潤利公司另借款100萬元。自2015年6月19日至2016年9月14日,潤利公司或馬容給吳春梅、黃香蓉、豐迪咨詢、銘雨公司轉款共計37筆989900元。潤利公司陳述,吳春梅是銘雨公司財務人員,黃香蓉是銘雨公司相關人員,前述989900元均是受銘雨公司指定付款,涉及本案借款的支付共計16筆64.05萬元,即2015年6月26日36600元收款人吳春梅、7月24日27000元收款人銘雨公司、8月25日27900元收款人吳春梅備注個人勞務費、9月27日46500元收款人吳春梅備注裴承勇利息、10月26日45000元收款人吳春梅、11月25日46500元收款人吳春梅、12月25日45000元收款人吳春梅、2016年1月25日18600元收款人豐迪咨詢公司27900元收款人吳春梅、2月25日46500元收款人吳春梅、4月1日43500元收款人吳春梅、4月25日46500元收款人吳春梅、5月25日45000元收款人黃香蓉、6月29日46500收款人黃香蓉、7月28日75000元收款人黃香蓉備注個人勞務費(自認涉及本案45000元)、9月14日77500元收款人黃香蓉備注個人勞務費(自認涉及本案46500元)。2016年5月12日,銘雨公司給潤利公司發出借款催收通知書,載明截止2016年4月25日尚欠本金150萬元,潤利公司在該催收通知書上加蓋公章,并經原法定代表人裴承勇簽字確認。潤利公司在一、二審庭審中均陳述其實際是按月息3%進行的支付。
              本院認為,潤利公司上訴主張其只欠本案借款本金124.38萬元與其簽字確認的催款通知載明金額不符,本院不予支持。根據潤利公司陳述,其上訴主張的實質系認為雙方合同約定借款利率為月利率1.8%,而其實際是按月息3%進行的支付,按約定利率其只應支付利息38.43萬元,其所實際支付的64.05萬元中有25.62萬元是超過合同約定的利率標準的,該部分款項應抵扣本金。銘雨公司雖不認可潤利公司關于實際按月息3分支付利息的陳述,對潤利公司舉示的非銘雨公司的其他人收款也認為與本案無關,但銘雨公司對潤利公司陳述的其他收款人員與銘雨公司的關系是予以認可的,潤利公司涉及本案的16筆支付中僅1筆27000元是直付銘雨公司,這與當事人雙方均認可的2016年8月26日前不欠利息的事實不吻合,而逾期后潤利公司支付金額與其陳述的月息3分基本吻合。因此,本院確認借款逾期后潤利公司實際按月息3%進行支付利息?!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一條規定:“沒有約定利息但借款人自愿支付利息,或者超過約定的利率自愿支付利息或違約金,且沒有損害國家、集體和第三人利益,借款人又以不當得利為由要求出借人返還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借款人要求返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除外?!备鶕笆鲆幎?,自然人間借款按月息3分實際支付的利息是自然債,當事人請求返還或抵扣的依法不予支持。但銘雨公司是小額貸款公司,是在法律監管下的準金融機構,其對外放貸不能逾越國家及地方政府對小額貸款公司的管理規定?!吨貞c市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管理暫行辦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小額貸款公司按照市場化原則進行經營,貸款利率上限放開,但不得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下限為貸款基準利率的0.9倍,具體浮動幅度按照市場原則自主確定?!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規定“出借人與借款人既約定了逾期利率,又約定了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出借人可以選擇主張逾期利息、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也可以一并主張,但總計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倍景府斒氯穗p方約定的逾期違約金達到了月息12.6%(1.8%+1.8%×20%×30),雙方實際執行的逾期月利率也達到3%,均超過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檔次基準利率(2015年6月28日6個月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4.85%)的4倍,潤利公司上訴請求將超過法律規定的利息抵扣本金的請求符合法律規定,銘雨公司收取的綜合利息(違約金)中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應抵扣本金。
              本案借款當天潤利公司即支付銘雨公司36600元,潤利公司主張該筆支付應抵扣本金,銘雨公司未舉證證明其收取該款的事實根據,而該數據與潤利公司主張的實際按月息3%進行支付中的超出合同約定的1.8%的部分按合同約定借款期限2月計算的數額基本吻合(1500000×(3%-1.8%)×2),該36600元為銘雨公司提前收取的部分利息的可能性很大,但法律規定出借人不能預扣利息,因此,本院對潤利公司主張36600元抵扣本金的上訴請求予以支持。故本院依二審新證據確認本案借款實際履行本金為1463400元,至2016年9月14日尚欠本金1263029元。
              綜上,潤利公司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依法對尚欠借款本金變更為1263029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三條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重慶市云陽縣人民法院(2017)渝0235民初1447號民事判決第三、四項;
              二、變更重慶市云陽縣人民法院(2017)渝0235民初1447號民事判決第一、二項為:由重慶潤利羊絨針織制品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歸還重慶市云陽縣銘雨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借款本金1263029元,并按年利率24%標準支付該款自2016年9月15日起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和違約金;
              三、駁回重慶市云陽縣銘雨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1005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5350元,共計20400元,由重慶市云陽縣銘雨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負擔4080元,由重慶潤利羊絨針織制品有限公司負擔1632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劉 健
              審 判 員  李學文
              代理審判員  應志敏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一日
              書 記 員  楊曉婷
              X 關閉
              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