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dxt5"><form id="xdxt5"><th id="xdxt5"></th></form></form>

          <form id="xdxt5"><form id="xdxt5"><th id="xdxt5"></th></form></form>
          <form id="xdxt5"></form>

          <form id="xdxt5"></form>
          <form id="xdxt5"></form>

          民商事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民商事實務中心 > 借貸糾紛 > 經典案例 > 

          林濤與李汶澤重慶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

          時間:2018-06-19 15:48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渝二中法民初字第00159號
          原告:林濤,女,生于1972年9月1日,漢族,住重慶市渝中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貴林,四川瞻真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住所地:重慶市萬州區。
          負責人:葉棟強,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梁雯,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邱條祥,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第三人:李汶澤,男,生于1962年6月15日,漢族,住重慶市渝北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魯川,北京大成(重慶)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戴莉,北京大成(重慶)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林濤與被告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第三人李汶澤民間借貸糾紛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1日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于2016年8月16日、10月20日和11月1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林濤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貴林,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梁雯、邱條祥,李汶澤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黃魯川、戴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林濤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澤江實業公司和李汶澤向原告連帶清償借款本金7000萬及利息6080.67萬元、違約金304.06萬元,合計xxx84.73萬元;2、判令被告不能按期償還本息時,原告對拍賣、變賣被告抵押土地價款優先受償;3、判令本案訴訟費及其他相關費用由被告及第三人承擔。訴訟中,林濤變更訴訟請求為:1、請求確認被告澤江實業公司尚欠原告林濤借款本金7000萬及利息6080.67萬元、違約金304.06萬元,合計xxx84.73萬元;2、確認原告林濤對被告澤江實業公司抵押土地的拍賣、變賣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3、判令本案訴訟費及其他相關費用由被告承擔。事實和理由:2012年3月20日,被告因工程需要向原告借款7000萬元,雙方簽訂借款合同,約定:借款期限一年又五個月,利息每年按24%收取,如逾期不能歸還本息,則按年利率24%上浮100%計算至本息還清時止,并承擔向原告支付發生額5%的違約金。該筆借款由李汶澤、趙琪琳、胡大信提供個人連帶責任保證擔保、重慶港中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用公司名下項目土地(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作抵押擔保、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100%股權質押擔保。合同簽訂后,原告依約將7000萬元借款分批劃到被告指定賬戶,履行完畢相應借款義務?,F該筆借款已于2013年6月19日到期,經原告多次催收,被告及各擔保人拒不償還借款本金及相應利息,已構成嚴重違約行為。被告及各擔保人的行為給原告造成了極大經濟損失,除依法向原告償還借款本息外,還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因被告借款時將其名下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土地向原告作借款抵押擔保,原告應依法對抵押土地拍賣或估價變賣后價款有優先受償權。
          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辯稱:1、原告所提出的債權已經超過了訴訟時效;2、原告主張的利息過高,按照法律規定,只在年利率24%的范圍內才支持;3、因為澤江公司已經破產,所以利息只能計算到2016年8月10日;4、本案只能是確認之訴,不能是給付之訴,因為澤江公司已經宣告破產,萬州區法院受理了澤江公司的破產申請。
          李汶澤辯稱:林濤從未提供過借款給澤江公司,2012年3月20日至2013年6月19日期間,原告訴狀描述的借款不是事實。首先,李汶澤任澤江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間,澤江公司沒有與林濤簽訂過借款合同,林濤在訴狀中稱的借款形成時間恰好是李汶澤擔任法定代表人期間,李汶澤在2012年3月3日,澤江公司識別代碼尾號為3447的公章,就被重慶市黃埔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財務總監熊濤收走,之后我們提交證據予以證明。收走公章是因為黃埔公司與澤江公司有貸款合作,黃埔公司收走公章是為了辦理貸款手續,當時熊濤收走的還有0xxx、0xxx號土地權證,土地證也打有領條,后因為經偵大隊辦案,將領條遺失,無法找到。熊濤把土地證和公章收走后,一直沒有歸還,原告訴稱的借款行為是熊濤的單方所為,在借款合同上,李汶澤三個字的私人印鑒不是其在銀行的預留印鑒,系偽造。作為如此大筆的借款,李汶澤不可能不在借款合同上親筆簽名。原告訴稱,在合同簽訂后,原告將借款依次打入相應賬戶。但事實上,李汶澤在任職期間,不僅澤江公司未與林濤簽訂借款合同,林濤也未將借款打入澤江公司或其指定單位,即林濤從未履行過借款。今天林濤提起的本案訴訟,實際上是黃埔公司在掌握澤江公司公章后,私自簽訂的合同,造成的虛假訴訟,按照民訴法的相關規定,人民法院應當駁回林濤的訴訟請求。
          林濤為證明其主張,向本院提交了以下幾組證據:第一組:1、林濤身份證復印件;2、澤江公司營業執照復印件;3、李汶澤身份證復印件。以上證據證明雙方當事人身份信息。第二組:1、2011年2月12日簽訂的借款合同(2010)借字第001號;2、2011年2月12日澤江公司的《股東會決議》;3、2011年2月12日(2011)保字第001號;4、2011年2月12日《付款委托書》;5、澤江公司于2011年2月14日出具的《承諾書》;6、2011年2月15日中信銀行電子轉賬憑證。以上證據證明2011年2月12日,澤江公司向駱正明借款1000萬元此款用于萬州港中國際大酒店,雙方簽訂了借款合同,駱正明也委托其控制的黃埔公司按照借款合同約定的賬戶、金額、時間轉入資金。第三組:1、2011年3月17日借款合同(2011)借字第007號;2、澤江公司2011年3月16日的《股東會決議》;3、2011年3月17日的編號為(2011)保字第007號《保證擔保合同》;4、2011年3月17日的《付款委托書》;5、2011年3月18日的《收條》。6、2011年3月18日中國建設銀行電子轉賬憑證。以上證據證明駱正明委托黃埔公司向澤江公司出借資金5000萬,此款用于萬州港中國際大酒店,雙方簽訂了借款和擔保合同,駱正明也委托其控制的黃埔公司按照借款合同約定的賬戶、金額、時間轉入資金。第四組:1、2012年3月20日駱正明與澤江公司簽訂的《協議書》;2、2012年3月20日(2012)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3、2012年3月20日抵押合同(2012)抵字第001號;4、2013年3月6日《代付款情況說明書》;5、2013年3月6日《(2011)借字第001和007號《借款合同》有關履行情況的說明》;6、2012年4月23日的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抵押權證。以上證據證明2012年3月20日,駱正明將兩筆本金合計6000萬的借款本息的債權轉讓給了林濤,并重新簽訂了澤江公司對債權轉讓這一事實知曉并同意。同時,用其所有的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土地作為7000萬借款的抵押擔保。第五組:1、2013年3月6日借款本息確認書;2、2013年6月24日債權確認書;3、2015年8月10日關于(2012)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補充協議。以上證據證明借款合同到期后,林濤與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進行了債權確認,截止2013年6月30日,澤江公司尚欠林濤本息合計9275.5萬元,并重新約定了還款利息。并且,雙方于2015年8月10日重新對合同的爭議解除方式進行了補充約定。但是截止林濤起訴之日,澤江公司仍未償還到期債務。
          針對林濤提交的上述證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發表質證意見如下:對所有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暫予認可。
          李汶澤發表質證意見如下:對第一組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無異議。對第二組證據,我們認為和本案沒有關聯性,因為林濤起訴從訴狀可以看出,林濤是與澤江公司之間有借貸關系,并且是按照澤江公司指定打入相應賬戶,第二組證據顯然與本案沒有關聯性,駱正明與澤江公司的借貸關系不是林濤與澤江公司的借貸關系。這1000萬的借款已經抵消了,駱正明對澤江公司的1000萬債權已經不存在了,我們之后會舉示證據。第二組證據的保證合同上沒有駱正明的簽字和蓋章,就是說保證合同的甲方是沒有簽署的,根據該保證合同的約定,這份合同是沒有生效的。第三組證據是由六份證據組成,其中的收條,我們對其真實性有異議,因為事實上這張收條是原告今天起訴才制作的收條,不是形成于2011年3月18日,在那個時候,是李汶澤擔任澤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使用的尾號是3347的公章,但是這個收條上的公章尾號是6711,尾號為6711的公章是股份發生變化后,由駱正明擔任法定代表人期間使用的公章,現在還在使用,這個收條是現在制作的。這個500萬的收條,我們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付款委托書中500萬的現金支付也是不真實的,這500萬實際是砍頭息。對第三組的其他證據的真實性我們認可,但是與本案的關聯性不認可,因為4500萬借款是駱正明與澤江公司的借貸關系,林濤起訴稱是其自己和澤江公司的借款關系,駱正明的借款不代表是林濤的借款。第四組證據,第一份協議書,我們對其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因為該協議的落款時間是2012年3月20日,與林濤的借款合同時間一致,這份協議書和被告與林濤之間的借款合同,實際上都是黃埔公司的財務總監熊濤收走了澤江公司的公章后單方所為,并非是與澤江公司之間借款的真實意思表示。這個公章是因為黃埔公司與澤江公司之間有融資關系,因此收走了公章。協議書中前半部分好像說是借款的展期協議,林濤將它作為債權轉讓協議出示,但是這份協議是澤江公司和駱正明簽訂的協議書,它不具有債權轉讓協議的效力,協議書上并沒有林濤的簽名,林濤以債權受讓來起訴,沒有合法依據。對林濤的借款合同,借款合同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這份合同是黃埔公司私自簽訂的借款合同,李汶澤至今都不知道這件事,并且這個借款合同中的李汶澤的私人印鑒也是偽造的,和其在銀行預留的印鑒不符,上面也沒有李汶澤的親筆簽名。抵押合同和借款合同也是一樣的,都是林濤和黃埔公司一方單方所為。對付款情況說明書,其三性我們也不認可,林濤沒有和駱正明簽訂債權轉讓協議,林濤沒有以受讓債權來起訴,是稱其與澤江公司直接發生借貸關系起訴,并據此向澤江公司分次將7000萬轉讓給被告,而不是像情況說明書中說的由駱正明支付,因此該說明書與本案沒有關聯性。對履約情況的說明同代付款情況說明書的意見一致。對抵押證證件的真實性我們認可,但是是黃埔公司掌握澤江公司公章期間,依據虛假的借款合同辦理的。對第五組證據的第一份,我們對其真實性不認可,因為林濤沒有與駱正明簽訂債權轉讓協議,債權轉讓法律關系不成立,林濤也沒有真實借款給澤江公司,據以本息確認的理由不存在,這份本息確認書是被告的第二任法定代表人程體明和第三任法定代表人駱正明及被告現任法定代表人熊濤制作,利息高達60%,并且確認的借款事實是虛假的,該確認行為明顯損害了其他債權人的利益,該確認行為依照民訴法的規定,應當被認定為無效,法院不應采信。對債權確認書,第三人對其真實性不認可,這也是被告第二任法定代表人程體明和第三人法定代表人駱正明惡意串通,對根本不存在的虛假債權進行確認,實際上,這份債權確認書和借款本息確認書形成的依據是第二任法定代表人程體明和第三任法定代表人駱正明與林濤簽署的一份投資合作協議,這份協議在林濤撤回對李汶澤的起訴之前是有的,但是今天沒有提交。并且這份債權確認書的利息確認高達60%,這是第二任法定代表人程體明和第三任法定代表人駱正明惡意增大被告債務的行為,損害了其他債權人的權益,使被告凈資產額降低,依法應當認定無效,法院不應采信。對補充協議,這份補充協議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這份補充協議是2015年8月10日形成的,此時澤江公司75%的股權在黃埔公司掌握之中,公司被黃埔公司接管,這份補充協議的甲乙雙方實際是一家,從公章的尾號是6711可知,澤江公司經過三易其主,這時候澤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熊濤。寫這份補充協議的目的就是變更管轄法院。
          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1、(2016)渝0101民破2號民事裁定書,證明2016年8月10日,萬州區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被告的破產申請。2、(2016)渝0101民破2號決定書,萬州區。3、召開債權人會議公告。
          林濤發表質證意見如下:對三份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對其關聯性有異議,三份證據與本案無關。李汶澤發表質證意見如下:對三份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沒有異議。
          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向本院補充提交以下證據:1、2011年2月14日重慶市黃埔建司出具的說明,證明黃埔建司轉賬給交易中心1000萬用于歸還澤江公司的借款,其中還有一個1000萬的到賬憑證。澤江公司的記賬憑證,證明這1000萬的賬目是平了的,對外不再有這筆1000萬的債務;2、黃埔建司轉款4500萬給澤江公司的記賬憑證,原件在審計機構,時間是2011年3月18日,2011年11月4日澤江轉款500萬給黃埔建司,2011年6月30日澤江轉款駱正明150萬,2011年7月13日澤江轉款駱正明200萬,2011年8月5日澤江轉款駱正明100萬,2011年2月14日澤江轉款駱正明90萬,以上證據證明駱正明曾出借澤江公司的借款本金,但澤江公司已經履行了部分還款義務共計1040萬。
          林濤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補充提交的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對情況說明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不認可,說明中記載黃埔建司是為了償還以前對澤江公司的1000萬債務,這個說明僅僅只是當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要求我們出具的,而且如果之前雙方存在借款關系,那么應當舉示相關證據。對后面李汶澤償付借款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我認可,在我舉證的結算協議書中的1900萬中已經包含了這1040萬。
          李汶澤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補充提交的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對被告舉示的證據我們認可,另外因為被告的賬和我舉示的賬有差距,是因為18號證據2012年1月1日李汶澤支付駱正明的350萬的原件我們找到了,19號證據是2011年4月15日,趙琪琳付給駱正明的10萬的原件也找到了。2012年3月20日的對賬協議,雖然我們不認可這個協議,但是協議中認可我們已經支付了1935萬的利息,但是我們認為這個是支付的本金,多的500萬就是砍頭息。
          李汶澤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第一組:1、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基本情況;2、2012年11至2013年10期間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工商檔資料。證明:(1)澤江公司的現狀;(2)澤江公司2012年11月27日前法定代表人為李汶澤,股東為李汶澤、胡大信;(3)2012年11月27日后法定代表人變更為程體明,股東變更為程體明、程體英、李汶澤、胡大信;(4)2013年6月24日澤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變更為駱正明,股東變更為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程體明,程體明違背股東會決議將公司75%股權零轉讓給該公司;(5)黃浦投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駱正明;(6)澤江公司2013年10月11日后法定代表人變更為熊濤至今。第二組:3、2013年1月20日的財務結算確認書(附件七);4、2013年3月5日的重慶市萬州區公安局調取證據通知書[萬州公刑調證字(2013)7號];5、2013年8月16日公安局調取證據清單、6、2013年12月6日發還清單。以上證據證明:(1)李汶澤與程體明間澤江公司股權轉讓協議的附件,證明公司財務檔案資料經雙方核實封存待股權收購款付清后移交;(2)2013年8月16日萬州區公安局調取了澤江公司的全部財務檔案資料;(3)2013年12月6日萬州區公安局發還澤江公司財務檔案資料時移交給了程體明;(4)證明澤江公司的財務檔案資料在澤江公司的控制之中。第三組:7、2011年2月14日說明;8、2011年2月15日,中信銀行進賬單(回單)(黃浦轉賬支付1000萬元到萬州區公共資源綜合交易中心);9、2011年3月18日,重慶農商行電子聯行補償憑證(黃浦轉賬支付澤江公司4500萬元);10、2011年3月18日,黃浦公司財務人員出具給李漢澤的收到500萬元財務費用、利息及其他費用的收據。以上證據證明:澤江公司僅于2011年3月18日與黃浦公司發生過借貸關系。2011年3月18日,澤江公司向黃浦公司借款5000萬元用于建設資金周轉,因雙方關系較好,因此,未訂立書面借款合同,雙方口頭約定由澤江公司支付黃浦公司該筆借款的“砍頭息”500萬元,在黃浦公司支付澤江公司借款時直接在本金中扣除。因此,2011年3月18日,黃浦公司實際拆借給澤江公司4500萬元人民幣借款。第四組:11、2011年3月18日,股權出資設立登記通知書(渝州)股質登記設字[2011]第00014號,12、2011年3月18日,股權出資設立登記通知書(渝州)股質登記設字[2011]第00016號。以上證據證明因澤江公司向黃浦公司借款4500萬,李漢澤、胡大信將所持澤江公司20%的股權質押給黃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駱正明作為擔保。第五組:13、李汶澤支付駱正明35萬元的匯款憑證,證明澤江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李汶澤為歸還澤江公司向黃浦公司的借款4500萬元,通過銀行轉賬方式支付到黃浦公司法定代表人駱正明賬戶35萬元,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4465萬元;14、2011年6月30日的農商行電匯憑證,證明澤江公司于2011年6月30日轉賬支付給黃浦公司法定代表人駱正明150萬元用于歸還黃浦公司部分借款,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4315萬元;15、2011年7月13日重慶農商行銀行電匯憑證回單,證明澤江公司于2011年7月13日轉賬支付給黃浦公司法定代表人駱正明200萬元用于歸還黃浦公司部分借款,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4115萬元;16、2011年8月5日重慶農商行銀行電匯憑證回單,證明澤江公司于2011年8月5日轉賬支付給黃浦公司法定代表人駱正明100萬元用于歸還黃浦公司部分借款,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4015萬元;17、2011年11月4日重慶農商行銀行進賬單回單,證明澤江公司于2011年11月4日轉賬支付給黃浦公司500萬元用于歸還黃浦公司部分借款,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3515萬元;18、2012年1月1日建行轉賬憑證(李汶澤支付駱正明350萬的轉賬憑證),證明澤江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李汶澤為歸還澤江公司向黃浦公司的借款,2012年1月1日通過銀行轉賬方式支付到黃浦公司法定代表人駱正明賬戶350萬元,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3165萬;19、2011年4月15日重慶銀行個人匯款憑證(澤江公司原股東趙琪琳支付駱正明10萬元的匯款憑證),證明澤江公司原股東趙琪琳代澤江公司歸還黃浦公司借款,于2011年4月15日通過銀行轉賬方式支付到黃浦公司法定代表人駱正明賬戶10萬元,本次還款后,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借款3155萬元。以上證據證明:2011年3月18日黃浦公司將4500萬元資金借給澤江公司后,澤江公司陸續還款,截至2012年1月1日,澤江公司共償還黃浦公司1345萬元。截至2012年11月20日,澤江公司法人代表變更為程體明時,澤江公司尚欠黃浦公司3155萬元借款未還。第六組:20、2012年3月3日收條,證明澤江公司因與黃浦公司向中信銀行合作貸款事宜,由黃浦公司財務總監熊濤負責全權辦理,2012年3月3日,澤江公司將行政公章交給黃浦公司財務總監熊濤,熊濤向澤江公司出具收條,注明收到澤江公司公章一枚。自2013年3月3日起,澤江公司原公章由黃浦公司控制并保管;21、2012年12月4日遺失聲明,證明澤江公司與黃浦公司合作向中信銀行貸款一事幾經努力卻終未成功,但黃浦公司卻以澤江公司尚有部分借款未歸還為由,提出由其保管公章暫不歸還,待澤江公司還清借款后再歸還。其間,澤江公司凡需用章,均需事先聯系好、征得黃浦公司同意后才能在黃浦公司財務總監熊濤處蓋章,用章后章仍由其保管。2012年11月底,澤江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程體明后,黃浦公司仍以未還清借款為由,拒不將保管的公章歸還。為有效開展工作,無奈,澤江公司只好登報聲明原公章遺失,擬向公安機關申請刻制新印章;22、《印章刻制、查詢、繳銷證明》,證明澤江公司自公司設立開始使用的原公章因被黃浦公司財務總監熊濤收走后遲遲不還,經澤江公司登報聲明遺失后,再經公安機關批準,從2012年12月4日起,澤江公司啟用了新公章;23、2011年10月21日銀行預留印鑒證明,證明李汶澤任法定代表人期間,作為公司法人代表證明的私人印鑒,在澤江公司開戶銀行預留有法人代表私人印鑒式樣。證明黃浦公司財務總監熊濤及經理陳軍在代黃浦公司掌管澤江公司公章期間,為偽造一系列的材料需要,用于證明黃浦公司借款給澤江公司4500萬元經“黃浦公司-駱正明-林濤”三個主體后成為合法的民間借貸的目的,且企圖夸大借款額度,而私刻“李汶澤”印鑒使用。以上證據證明:澤江公司原公章因辦理業務需要于2012年3月3日被黃浦公司財務總監收走后,至新公章啟用,原公章一直由黃浦公司掌控、保管。程體明接手后用的章及駱正明用的章都是尾號為3354的章,在2013年10月11日之后,該印章被廢止,變更為尾號為711的公章。第七組:2013年6月13日投資合作協議,證明:1、黃浦公司與程體明及林濤通謀侵吞澤江公司的股權并且將澤江公司對黃浦公司的借款張冠李戴到林濤頭上;2、人為的捏造加大澤江公司的對外債務;3、目前無論是黃浦公司、澤江公司以及林濤(駱正明的弟媳)的所謂債權實際控制人都是駱正明;4、本案有虛假訴訟之嫌疑。
          林濤對李汶澤提交的以上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第一組和第七組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認可,但不認可其關聯性。1、澤江公司是依法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駱正明、林濤都是自然人,自然人與公司之間發生的民間借貸關系或債權轉讓關系都是符合法律規定的,第三人不能證明駱正明等人的個人行為損害了公司利益,恰恰是駱正明的轉款讓澤江公司有資金可以操作;2、關于印章的問題,印章不管是之前的印章還是后面的印章,都是合法的印章,其加蓋印章的行為可以代表澤江公司獨立行使民事權利,履行民事義務;3、第三人陳述的投資合伙協議中間并沒有約定程體明將股權轉讓給黃埔公司,需要支付對價,而林濤撤回起訴是因為當時程體明提出了解決問題的方案,但事實證明,澤江公司根本就不能履行合同的規定義務,回購協議實際上是相當于股權轉讓協議中的對賭協議,程體明自己不能履行合同義務,他就放棄了對股權的變更,其余的第三人所舉證與其證明目的沒有關聯性。原告向法庭提交了一份2012年3月20日雙方簽訂的協議書,協議書上對澤江公司的還款進行了確認,第三人舉示的證據從第13到17均是復印件,以法庭最終調查為準,我對其真實性不認可。第18-19項是李汶澤和趙琪琳向駱正明的轉款憑證,李汶澤作為本案第三人,有能力提供該憑證的原始證據,因此,對其真實性不認可。對第六組證據,對其真實性、合法性認可,但對其關聯性不認可,因為這個只能證明澤江公司曾經因為案涉抽逃出資被經偵調查,被抽取部分資料,但是之后又將資料返還。對于1000萬的問題,第三人稱駱正明向澤江公司轉款1000萬元是黃埔公司與澤江公司之間具備融資關系,澤江公司償還過去的債務,這個債務是指借款,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借貸合同是實踐合同,必須要相應的轉款憑證及其他證據形成證據鏈才可以,但是第三人未提供充分證據。
          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對李汶澤提交的以上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我們暫時不發表質證意見,因為本案的原告及第三人均在我們這邊申報債權,因此我們申請延期審理,讓我們對本案證據、債權進行進一步核實。
          本院對雙方當事人無爭議的證據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查明:2011年2月12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股東李汶澤、胡大信、趙琪琳召開股東會并形成決議:同意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駱正明借款壹仟萬人民幣用于支付土地投標保證金,借款利率按照約定,借款期限二個月(按借款合同履行)。同日,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借款合同》[(2011)個借字第007號],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駱正明借款1000萬元用于投標周轉保證金,使用期限2個月,利率按年利率20%計算,逾期償還借款本息的,除自逾期之日起按本合同約定利率上浮100%計付罰息直至本息還清時止外,另按逾期額的百分之五向駱正明支付違約金......。同日,駱正明與重慶市酉陽縣華融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重慶港中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李汶澤簽訂《保證擔保合同》,約定重慶市酉陽縣華融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重慶港中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和李汶澤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駱正明借款1000萬元提供保證擔保。同日,駱正明委托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將其借給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1000萬元劃到萬州公共交易中心賬戶。2011年2月15日,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通過中信銀行向重慶市萬州區公共資源綜合交易中心賬戶轉賬支付1000萬元,同時,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向重慶市萬州區公共資源綜合交易中心出具一份《說明》,載明: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原借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壹仟萬元人民幣,現由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代轉賬給重慶市萬州區公共資源綜合交易中心壹仟萬元人民幣,用于歸還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借款。
          2011年2月14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通過重慶農村商業銀行向駱正明賬戶轉賬支付90萬元;2011年4月15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股東趙琪琳通過重慶銀行向駱正明轉賬支付10萬元。
          2011年3月16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股東李汶澤、胡大信、趙琪琳再次召開股東會并形成決議: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駱正明借款5000萬元,用澤江公司名下的嶼江酒店項目的土地作抵押及澤江公司100%股權作抵押;重慶市萬州江南新區管委會按照約定退還酒店建設資金3310萬元到公司賬后,先還款3000萬元給駱正明;利息按照約定計算;貸款期限2個月;由于項目現未辦理土地證,在借款未歸還之前,我方不得將項目轉讓或作任何抵押質押;在借款未歸還之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公章、全部銀行印鑒由駱正明委派人員管理,凡與項目轉讓質押、抵押相關事宜均可不予辦理。次日,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借款合同》[(2011)個借字第007號],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駱正明借款5000萬元,借款期限2個月,利率按年利率12%計算,每月付息,到期還本,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未按本合同約定的日期歸還駱正明借款,應按借款總金額的每日千分之五向駱正明支付違約金......。同日,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股東李汶澤、胡大信、趙琪琳簽訂《保證擔保合同》,約定李汶澤、胡大信、趙琪琳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與駱正明簽訂的(2011)個借字第007號《借款合同》提供保證擔保。同日,駱正明委托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將其借給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5000萬元中的500萬元現金交付到該公司,剩余4500萬元匯到該公司賬戶。2011年3月18日,李汶澤、胡大信將持有的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部分股權在萬州區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駱正明辦理了股權出質登記手續。
          2011年3月18日,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通過建設銀行向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轉賬支付4500萬元,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同日出具一份《收條》,載明:今收到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代駱正明按2011年3月17日與我司簽訂編號為(2011)個借字第007《借款合同》借給我司的現金500萬元整。駱正明亦于同日出具一份《收據》,載明:繳款單位李汶澤,人民幣伍佰萬元,收款事由財務費用、利息及其他費用。
          以上兩筆借款到期后,李汶澤通過銀行向駱正明轉賬支付35萬元;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先后于2011年6月30日、7月13日、8月5日和11月4日,通過重慶農村商業銀行向駱正明轉賬支付150萬元、200萬元、100萬元、500萬元;2012年1月1日,李汶澤通過建設銀行向駱正明轉賬支付350萬元。
          2012年3月20日,駱正明(甲方)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乙方)簽訂《協議書》,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因資金周轉需要,分別于2011年2月12日和2011年3月17日簽訂(2011)個借字第001號和007號合同,借款本金總額合計6000萬元,截止2012年3月20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應付駱正明借款本金6000萬元,應付利息3610萬元,已付利息1935萬元,欠利息1675萬元,共計下欠本息7635萬元?,F因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須展期,經雙方協商一致,達成如下協議:一、甲、乙雙方同意(2011)個借字第001號和007號合同轉由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按7000萬元的借款總額另行簽訂借款合同,重新約定借款期限;二、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在(2011)個借字第001號和007號合同提供給駱正明的擔保措施,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應負責辦至林濤名下;三、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已付利息歸駱正明享有。該《協議書》加蓋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印章(編號尾號為3347)。同日,林濤(甲方)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乙方)簽訂《借款合同》[(2012)個借字第001號],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因資金周轉需要,向林濤借款柒千萬元整,使用期限為15個月(2012年3月20日—2013年6月19日),按年利率24%計算,每月14日為結息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應在結息日或提前支付當月利息,最后一月利息與本金一并支付,利隨本清;由李汶澤、胡大信、趙琪琳提供個人連帶責任保證擔保,重慶港中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名下項目(嶼江酒店)的土地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抵押擔保,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100%股權質押擔保;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逾期償還借款本息的,除自逾期之日起按本合同約定利率上浮100%計付罰息直至本息還清時止外,另按逾期額的百分之五向林濤支付違約金......。該合同由林濤簽字,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加蓋公司印章和李汶澤私人印鑒。同日,林濤(甲方)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乙方)簽訂《抵押合同》[(2012)抵字第001號],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該公司名下項目(嶼江酒店)的土地證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為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2012)個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項下的債權提供抵押擔保。該合同簽訂后,林濤于2012年4月23日在重慶市萬州區國土資源局辦理了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和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土地抵押登記。
          2013年3月6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林濤出具《借款本息確認書》,載明:截止2012年12月31日,我公司總共欠你方借款本息共計人民幣7956萬元。
          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23日,注冊資本6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李汶澤,工商登記股東為李汶澤和胡大信;2012年11月27日,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程體明,工商登記股東為李汶澤、胡大信、程體明和程體英。
          2013年6月,林濤因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沒有按期償還借款本息,向重慶市高經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償還借款、李汶澤和胡大信承擔保證責任。6月13日,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作為甲方,與乙方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和丙方林濤簽訂《投資合作協議》,約定:為推動澤江公司投資開發的嶼江大酒店項目的建設,雙方經平等、友好、充分的協商,達成如下協議:一、本協議簽訂后8個工作日內,乙方將自己名下澤江公司75%的股權過戶登記到甲方名下,但甲方不因股權過戶向乙方支付股權轉讓款......。三、......在本協議簽訂并完成股權登記至甲方名下后15日內,甲方用自有資金2000萬元以內或銀行貸款確保工程復工......。五、丙方林濤本次起訴實際支付了律師費、擔保費、訴訟費(保全費)、公證費合計239.5萬元,實現債權的費用加上借款本金和利息,計算至本協議簽訂之日共計為9275.5萬元,澤江公司予以確認。在丙方林濤的債權未得到清償前,按本次確認的債權總額以每月3%的標準繼續計算利息至本息付清之日。本協議簽訂次日甲方負責協調丙方林濤申請延期開庭10日,股權變更登記完成次日丙方林濤則撤回本次對澤江公司、李文澤、胡大信的訴訟,否則甲方承擔丙方為撤訴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及項目損失。六、澤江公司確認林濤的債權總額后,丙方林濤申請解除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0xxx號項下地塊的抵押登記,然后由澤江公司用301D房地證2011字第00xxx號、00xxx號、00xxx號、0xxx號、0xxx號作為抵押,甲方以旗下關聯公司的名義申報貸款,所借款項全部作為甲方給澤江公司的融資,全部轉借給澤江公司用于:1、支付復工時候應該向政府部門繳納的各項費用及保證金,2、清償澤江公司向趙建樹等人的借款,3.支付工程進度款,賠償停工損失,4、支付公司的日常開支,5、若本次貸款額度超過前1-4項所需,超過部分優先用于清償丙方的借款本息......。七、澤江公司申報項目貸款,在項目貸款到位并滿足清償丙方及甲方旗下關聯公司轉借給澤江公司的借款本息時候,立即由澤江公司清償丙方林濤的全部債權和甲方旗下關聯公司轉借給澤江公司的借款本息及借款費用。八、丙方林濤的全部債權和甲方旗下關聯公司的借款本息全部得到清償之日,就達到乙方股權回購條件,乙方必須回購甲方持有的澤江公司的全部股權,......。
          《投資合作協議》簽訂后,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3年6月16日召開股東會并作出股東會決議:程體明將其持有的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75%的股權轉讓給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李汶澤、胡大信和程體英將各自持有的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給程體明;6月19日,程體明與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簽訂《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程體明將其持有的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75%的股權轉讓給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轉讓價格為0萬元;6月24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駱正明,工商登記股東為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和程體明;10月11日,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熊濤。
          按照《投資合作協議》的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3年6月24日向林濤出具《債權確認書》,載明:截止2013年6月30日,本公司余欠你的借款本息加上你本次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起訴實際支付的律師費、擔保費、訴訟費(含保全費)、公證費合計共計為9275.5萬元(大寫:玖千貳百柒十伍萬伍千元整)。本公司承諾盡快清償,在你的債權未得到清償前,本公司按本次確認的9275.5萬元的欠款總額以每月3%的標準計算利息至本息付清之日。林濤隨即向重慶市高經人民法院撤回起訴,但之后沒有解除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0xxx號土地的抵押登記。
          2015年8月10日,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關于(2012)個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補充協議》,變更協議管轄的內容,約定“因履行本合同發生爭議,雙方不能協商解決時,任何一方認為需要通過訴訟方式解決時,應向乙方(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另查明: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后,先后使用過編號尾號為“7868”、“3347”、“3354”和“6711”的四枚公司印章。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在(2011)借字第001號和(2011)借字第007號《借款合同》上加蓋的是編號尾號為“7868”的公司印章,在與駱正明于2012年3月20日簽訂的《協議書》和與林濤簽訂的(2012)個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抵押合同》上加蓋的是編號尾號為“3347”的公司印章,在向林濤出具的《借款本息確認書》、《債權確認書》上加蓋的是編號尾號為“3354”的公司印章,在2011年3月18日出具收到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代駱正明借給該公司現金500萬元的《收條》和《關于(2012)個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補充協議》上加蓋的是編號尾號為“6711”的公司印章。
          2016年8月10日,重慶市萬州區人民法院作出(2016)渝0101民破2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受理申請人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并決定指定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為破產管理人。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主要問題是:林濤主張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存在民間借貸法律關系是否成立,林濤主張債權是否超過訴訟時效期間;對林濤主張的借款本金和利息的認定;林濤對抵押物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投資合作協議》能否消滅林濤主張的債權。
          一、雖然林濤起訴僅依據其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0日簽訂的《借款合同》主張借款事實,但是,林濤在訴訟中舉證證明其主張的債權是由受讓駱正明原享有的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兩筆債權組成,該兩筆債權,駱正明在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2011)借字第001號和(2011)借字第007號《借款合同》后,實際提供了大部分借款,借款合同已經生效;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0日簽訂了轉讓兩筆債權《協議書》后,林濤也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重新簽訂了《借款合同》,該合同上加蓋有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真實印章,三方的這一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九條、第八十條的規定,林濤即使與駱正明存在親戚關系,駱正明向林濤轉讓債權也并不違反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并且,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重新簽訂的《借款合同》,得到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變更后的法定代表人程體明的確認,因此,林濤主張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存在民間借貸法律關系成立。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和李汶澤以林濤從未提供過借款給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本案是虛假訴訟的答辯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雖然約定了借款期限,但在2013年6月13日三方簽訂的《投資合作協議》中對借款期限進行了變更,沒有約定具體的還款時間,并且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5年8月10日簽訂《關于(2012)個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補充協議》,證明林濤一直在向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主張權利,因此,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辨稱林濤的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本院不予支持。
          二、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2011)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雖然合同約定的借款利率為年利率20%,但是,駱正明在提供借款前一日即收到了90萬元,借款期限屆滿時又收到10萬元,以及根據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0日簽訂的《協議書》中對利息的計算,證明雙方實際執行利率為月利率5%。對于駱正明在提供借款前一日即收到的90萬元利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條的規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本院確定駱正明第一次實際借款數額為910萬元。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和李汶澤抗辯并以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向重慶市萬州區公共資源綜合交易中心出具的《說明》否認該筆借款,但并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原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負有1000萬元的債務,因此,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和李汶澤僅以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向第三方出具的說明,不能達到否定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2011)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的目的。
          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2011)借字第007號《借款合同》后,駱正明實際委托重慶市黃浦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向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轉賬支付4500萬元,雖然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出具了收到駱正明現金500萬元的《收條》,但該《收條》加蓋的是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2013年后才啟用的印章,并且,駱正明亦于同日出具收到李汶澤“財務費用、利息及其他費用”《收據》,證明駱正明并沒有實際提供500萬元借款,而是仍然按照月利率5%預扣了兩個月利息,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條的規定,確定駱正明第二次實際出借數額為4500萬元。
          以上兩筆借款,駱正明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實際執行利率為月利率5%,并已經部分支付利息,對未支付利息,雙方也以合同或確認書等形式確認?!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依據該條規定,本院對駱正明將債權轉讓給林濤之日(即2012年3月20日)的借款本金確定為5410萬元,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已經支付的利息1345萬元(已減除駱正明預扣利息590萬元),按照年利率36%計算,已經支付至2011年11月22日,從2011年11月23日起,按照年利率24%計算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欠付利息,因此,本院對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中本金數額亦確定為5410萬元,利息調整為按照年利率24%從2011年11月23日起算;因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在本案訴訟過程中于2016年進入破產程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林濤主張的債權利息計算至2016年8月10日。對林濤依據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主張的超出上述借款本金和利息部分,因違反法律規定,本院不予支持?!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規定:“出借人與借款人既約定了逾期利率,又約定了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出借人可以選擇主張逾期利息、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也可以一并主張,但總計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院已按照年利率24%確認借款利息,故林濤主張的違約金本院亦不予支持。
          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借款合同》的同日,雙方另行簽訂《抵押合同》,約定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該公司名下項目(嶼江酒店)的土地證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第0xxx號,為林濤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2012)個借字第001號《借款合同》項下的債權提供抵押擔保,在《抵押合同》簽訂后,林濤已于2012年4月23日在重慶市萬州區國土資源局辦理了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第0xxx號土地抵押登記,因此,本案抵押權已經設立,林濤請求確認對抵押土地享有優先受償權本院予以支持。
          三、林濤2013年6月向重慶市高經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本案債權后,經與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和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三方簽訂了《投資合作協議》,雖然該協議書中約定了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零受讓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75%股權,但是,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約定了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出資2000萬元確保嶼江大酒店復工,并且約定了股權回購,而對于林濤的債權,協議除確認林濤債權的總額(加入了律師費、擔保費、訴訟費(保全費)、公證費等239.5萬元)和利率外,協議第六條約定:“澤江公司用301D房地證2011字第00xxx號、00xxx號、00xxx號、0xxx號、0xxx號作為抵押,甲方以旗下關聯公司的名義申報貸款,所借款項全部作為甲方給澤江公司的融資,全部轉借給澤江公司用于:...5、若本次貸款額度超過前1-4項所需,超過部分優先用于清償丙方的借款本息?!?第六條約定:“澤江公司申報項目貸款,在項目貸款到位并滿足清償丙方及甲方旗下關聯公司轉借給澤江公司的借款本息時候,立即由澤江公司清償丙方林濤的全部債權...”??v觀《投資合作協議》全文,并無因四川省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零受讓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75%股權而消滅林濤債權之意思表示,而是進一步約定了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林濤清償債務的款項來源,并將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林濤清償全部債權作為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回購75%股權的條件之一。因此,李漢澤抗辯主張林濤的債權因簽訂《投資合作協議》而消滅的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七十九條、第八十條、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百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第三十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確認林濤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享有借款本金5410萬元及利息的債權,利息計算方式為:從2011年11月23日起按照年利率24%計算至2016年8月10日;
          二、確認林濤在上述債權范圍內對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名下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和301D房地證2011字第0xxx號土地的拍賣、變賣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
          三、駁回林濤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711037元,由林濤負擔71100元,確認由重慶市澤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負擔639937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李學文
          審 判 員  何 洪
          人民陪審員  吳春芳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印戳)

          (院?。?/div>
          書 記 員  陳思靜
          黑偏门快速挣钱的路子